访三明籍中国科学院昆虫学家陈睿博士

陈睿(左三)参加中日联合科考队,在甘肃省岷县考察。

世界第一枚蛇类琥珀

陈睿刺足大花蚤

陈睿团队创作我国首部以昆虫琥珀为题材的原创科学童话绘本。

7月19日,来自中国、加拿大、美国和澳大利亚的科学家团队在国际权威科学杂志《科学·科学进展》发表论文:首次在琥珀中发现蛇类标本,这是人类第一次通过琥珀目睹到恐龙时期的蛇类形态,首次在化石中发现新生蛇——一条0.99亿年前的小蛇。

这枚蛇类琥珀的最初发现者和鉴定确认者都来自石探记科学家团队,陈睿就是其中一员。

31岁的陈睿博士(参见三明日报2015年12月9日B1“周三特刊”《从“笨小孩”到做“中国达尔文”》)是三明人的骄傲。他从小就是“学霸”,现在是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科学家、石探记科学家团队创始人。这些年,他的科学考察足迹踏遍世界五大洲,发现已灭绝的生物新种上百种。

一亿年前甲虫新物种以“陈睿”命名

暑假到了,深圳世纪琥珀博物馆每天吸引了众多青少年前来参观。

馆里最引人入胜的当属“石探记虫珀展厅”,这里收藏了近千个包裹着各种史前生物的珍贵虫珀,其中一块琥珀里的昆虫可是一亿年前甲虫新物种,被命名为:陈睿刺足大花蚤。

2017年10月,石探记科学团队中两名中国台湾科学家萧昀和黄嘉龙博士在缅甸琥珀中发现了一种史前大花蚤新物种,这是全世界目前发现的第四种缅甸琥珀大花蚤物种,也是细身大花蚤亚科在中生代化石中的第二笔记录。

这个史前大花蚤新物种,是由陈睿首先发现并提供相关研究材料的。为表彰陈睿的贡献,科学界给新物种命名为:陈睿刺足大花蚤。

“透过中生代大花蚤成员的形态比较,可知在中生代晚期,大花蚤科已具备相当程度的形态多样性,这一发现增添了新佐证。”陈睿说。

首次在琥珀中找到蛇类

首次在化石记录中发现新生蛇,是陈睿与石探记科学家团队的又一新发现。

2016年初,石探记联合创始人贾晓收到一批琥珀原石,一块黑乎乎毫不起眼的琥珀料,磨开部分表皮,其中有一段动物包裹体和一些碳化的植物碎屑,一开始,贾晓猜测是蜥蜴或蜈蚣,因这枚琥珀的珀体并不好看,被束之高阁。

一次,贾晓偶然看到一幅眼镜蛇骨架的画作,她突然闪现一个念头,蛇骨和那块琥珀里的动物骨骼实在太像了!她重新磨开琥珀表皮,在显微镜下观察,发现这只“蜥蜴”没有脚,尾巴残留的皮肤也不同于“蜥蜴”。于是,她马上联系了陈睿博士。

陈睿联合石探记科学家团队鉴定后,推断这是世界第一枚蛇类琥珀,来自著名的琥珀产区——缅甸北部克钦邦胡冈谷地。

“与其它脊椎动物化石相比,蛇化石是极为稀有的,大多数蛇类骨骼的质地都不是很坚硬,能形成化石并保存下来非常不易。”陈睿说,这块琥珀中的蛇长4.75厘米,保存了头后骨骼,包括约97枚椎骨、肋骨和部分皮肤。如果标本完整,蛇的长度大约为9.5厘米。

这件标本命名为缅甸晓蛇,“晓”就是指最初发现者贾晓。解剖学结构显示这是一条新生蛇,刚出壳不久。

陈睿介绍,“研究最困难的地方在于如何论证包裹在琥珀里的这段骨骼是来自远古已经灭绝的蛇类。蛇类琥珀的发现是史无前例的,为研究自然界蛇类演化提供了绝佳的线索。”

创建石探记团队将在三明建基地

“目前,我国青少年科学核心素养,与欧美国家还有一定差距。一些孩子的知识局限在课本上,科学思维薄弱,科学创新意识不强。”陈睿说。

2015年,陈睿、刘晔等发起创建石探记科学家团队,初衷就是想改变中国科学教育的现状,培养青少年科学素养和科学创新意识。石探记取自地质年代的谐音“石炭纪”,英文Paleodiary意为远古的日记。团队由中国科学院、北京大学、南开大学、中国农业大学、北京林业大学等大学和科研院所的众多不同领域科学家组成,主要从事科学研究和科普教育两大工作。

石探记科研成果丰硕,现在拥有国内最大的虫珀研究库,收藏虫珀标本数万件,其中包括600余种人类还未认知的新物种,10万多张研究级显微照片等。石探记举办的世界级虫珀全国巡展,展出了众多博物馆级虫珀珍宝,让参观者零距离“触摸”这些穿越了亿万年的精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