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资讯首页 >> 国内 >> 铁道部长刘志军祸起高铁招标 回扣比例约2.5%

铁道部长刘志军祸起高铁招标 回扣比例约2.5%
天下大同  2011-02-20 21:27:39 浏览次数:0  

铁道部长刘志军祸起高铁招标 回扣比例约2.5%

  时隔7年,又一位部长在任期内落马。

  如果以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因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为起点向前追溯,上一位落马“部长”还要上溯到2003年。其时,国土资源部部长田凤山也因严重违纪开始接受组织调查,两个月之后,即被“双规”。最终在两年之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田凤山无期徒刑。

  刘志军与田凤山均“跌倒”于他们手中掌控的“审批大权”。在中国特有的行政审批制度之下,如何监管审批者所拥有的权力,并确保他们所掌握的权力能在效率与公平之间求得最大之平衡,是考验执政者的最大政治命题。

  在找到合理的监管与制约机制之前,“审批者”的“跌倒”,刘志军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本报将继续关注。

  一线调查

  2月14日,情人节。北京迎来了春天里的第二场雪。

  北京复兴路10号大院,最东侧仍然是一片工地,在这个主体结构呈现出“工”字型的后现代建筑的顶层,向北可以俯视整个北京三里河地区 这里是中国经济管理的权力核心所在;向南便可俯视密布的铁路网,向西不远,便是中国铁路的枢纽所在 北京西客站。

  这里便是铁道部的办公所在。如果没有因为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并被免职,刘志军本来可以在这里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办公室,但现在他或许永远难再归来。

  就在2月12日下午,新华社播发消息称,中纪委有关负责同志证实,铁道部部长、党组书记刘志军因涉嫌严重违纪正在接受组织调查。

  在被组织调查之前,刘志军从武汉铁路局的一位普通巡道工到集审批、建设、管理权于一身的铁路王国的“集大权者”,刘志军掌控铁路系统生杀大权近十年。在刘志军的任期内,实现了7次中国铁路运输的大提速,也使中国高铁奠定了领先世界的优势地位。

  成也高铁、败也高铁。正是每年高达千亿的高铁工程订单,为审批者的权力寻租提供了空间。《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显示,纪检、司法部门掌握的刘志军主要违纪违法事实,系山西女商人丁书苗通过向其行贿、提供工程回扣等方式,为丁书苗获得高铁工程以及设备采购订单提供便利。

  刘志军的审批者生涯,从此画上句号。而丁书苗的行贿者身份,亦为导火索。

  祸起招标

  2月14日,铁道部召开全系统电视电话会议,新任铁道部党组书记盛光祖在会上发表讲话称,铁道部党组成员均绝不干涉任何工程招标工作。在此之前,盛光祖在电视电话会议上表示,刘志军同志因严重违纪被免职并接受组织调查,体现了中央反腐败的决心。

  铁道部一位官员向记者证实,2月13日上午,铁道部紧急通知全国铁路系统局级以上干部到北京开会,在这次会议上,中组部有关负责人宣布了对盛光祖铁道部党组书记的任命。

  官方通讯社新华社随后发布了这一消息。此前,即便在铁道部内部,也绝少有人知悉中纪委以及司法系统已经对刘志军涉嫌违纪展开调查。

  本报记者经多方调查核实的信息显示,中央纪检部门目前查实刘志军主要违纪违法事实,系集中在高铁工程招标领域。先后涉及武广高铁、京津高铁的设备招标及采购。记者了解到,按照铁道部目前对于高铁招标采购的通行做法,对于生产企业资质、联合体(铁道部要求竞标公司和铁道部下属的专业路局进行合作)、设备标准等均需要审批。

  中国高铁建设浪潮始于2003年。当时铁道部部长刘志军上任不久,他便提出铁路要跨越式发展。2004年1月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原则通过《中长期铁路网规划》后,铁路建设驶入快车道。但是高铁建设之快、数量之多,以及过度追求高速度在世界范围内绝无仅有。

  一位不愿具名的消息人士称,刘志军涉嫌接受高铁设备供货商的贿赂,并通过为高铁设备供应商中标高铁项目采购提供便利,收受由供应商提供的工程采购回扣。而目前中央纪检部门掌握的主要违纪事实是,向刘志军提供商业贿赂和工程采购回扣的,系山西籍女商人丁书苗。

  丁书苗,山西晋城市沁水县古堆村人,现年56岁,身为多家企业的实际控制人。记者的调查显示,其实际控制的企业绝大多数经营与高铁相关的业务。兔年春节之前,丁书苗已经案发,及至本报发稿时止,丁书苗已被纪检司法系统控制,目前被羁押在山西。

  记者了解到,目前中央纪检部门的工作组仍在山西进行调查取证工作,主要系核实丁书苗与刘志军行贿、提供、收取回扣的相关案情细节,以便日后向司法系统移交能够尽快开展司法审判工作。中央纪检部门在山西的调查取证工作有望于3月全国两会召开前告一段落。

  此外,刘志军目前正在北京接受组织调查。中央纪检部门正在就山西调查的相关案情细节进行核实,其中包括刘志军接受丁书苗贿赂的额度,收取工程设备采购回扣的比例以及金额等。

  接近司法系统的消息称,目前查实的贿赂金额约在300万元上下,而刘志军收取的回扣比例约在2.5%,至于工程回扣的总额,目前正在核算中。不过,这一消息截至本报发稿时止,官方消息尚未予以证实。

  接近专案组的一位人士对记者表示,“目前案件尚未完全侦结,因此数额还未完全确定。”

  贿案起点

  尽管铁道部多位人士在刘志军“落马”后,都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多少有些意料之外,但中央纪检部门早已对刘志军以及相关的高铁招标领域的问题进行了“关注”,而且较早地聚焦到了山西籍女商人丁书苗的身上。

  按照现行中国审计制度,国家审计署会对各部委以及所属行业,以年为单位进行例行审计工作,司法系统的消息显示,早在2009年的审计过程中,丁书苗的身影就已经慢慢浮现,因为 “很多铁道部的账目,要查丁书苗的账,才能搞清楚”,接近司法系统的消息人士向记者表示。

  参与过对铁道部审计的一位人士亦证实,从2007年开始对铁道行业进行的审计工作中,就一直发现“问题不断”。

  一个并没有显赫家世背景的山西女商人,如何打开向来以封闭著称的铁路王国,又何以串联起一个复杂的铁路系统关系网,最终人脉通达铁路系统的“最高审批者”刘志军?这其中,山西金汉德公司是为关键的起点所在。

  2月16日,本报记者来到位于晋中市开发区民营科技园太谷街2号的山西金汉德公司,里面生产一切正常,该公司相关人士以领导不在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经记者调查,山西金汉德公司成立之初与丁书苗从账面上来看并无瓜葛。2006年9月25日,王小飞、王桂珍、苏彩生三人出资成立了该公司,注册资本金为2000万元,但实收资本只有400万元,其中王小飞控股40%,而王桂珍与苏彩生各控股30%,此三人皆为太原市南郊区温庄乡杨家村人。

  在山西金汉德公司成立时,办公地点位于晋中市民营经济大厦四楼411 412号,面积为48平方米,租金一年仅为7008元。曾与之相邻的一家公司负责人向本报记者回忆说,这家公司在其他人眼里很神秘,平时上班的人并不多,也从未与其老板打过照面。“感觉就像家皮包公司。”

  据工商资料显示,山西金汉德公司2006年总资产为400万元左右,负债为5.8万元,营业收入为0元,一年之后的2007年,该公司销售额为285万元。

  2007年,金汉德引进德国旭普林工程公司的透明材料、混凝土、铝合金三大声屏障系统集成技术并加以改进,自称当时国内最先进技术,填补了技术空白,这也成为其后来屡屡中标多个高铁项目的利器。

  上述高科技项目在其公司内部内部被称为“75万平方米铁路隔音墙生产线建设项目”,不过,这个让丁书苗引以为豪的先进项目在环保评价时却错误百出。

  据记者得到的“2007年山西金汉德铁路隔音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登记表中”中发现,该项目总投资额为5000万元,民企山西金汉德性质一栏被称之为“中德合资”,而该公司法人代表也写错了,上面所写为“王飞一”,负责评价的单位为陕西省环境科学研究院。

  “一个号称国内最先进的生产线在申报时,连法人代表都能写错,可想而知,这个项目有多少水分。”一位生产隔音墙的同行对记者说。

  巨变出现在2008年。这年6月,王小飞、王桂珍、苏彩生三人将全部股权转让给北京金汉德环保设备工程公司,并退出股东会,而北京金汉德公司为丁书苗在2007年12月所设立,主要销售铁路配套设备和从事高铁工程建设等。

  2008年,在丁书苗对山西金汉德公司收购之后,丁随即中标了京津高铁项目,该公司年销售额达到了9400万元,相比2007年,增长速度为3300%,这一年其总资产达到了1.1亿元,不过负债也达到了9400万元,负债接近90%。

  (本文来源:中国经营报 )

发表评论